ag電子遊戲/牽動我一生的幸福圈

來源:太平洋汽車論壇 最新産品 浏覽量:2019年12月05日 4866

生活,對于智者來說是一首激昂的歌,它的主旋律永遠是奮鬥!
青春是個叛逆的年代。任性、瘋狂把青春編織的如此多彩。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揮灑自己的汗水,追尋完美的世界。他們要的不是“平平淡淡”,他們要的是“轟轟烈烈、潇潇灑灑”。
從前,ag電子遊戲把自己比作魚,努力尋找出水的口子;我把自己比作鷹,努力飛出藍天的庇護;我曾讓自己努力掙脫父母的視線,努力尋找屬于自己的世界。可是我輸了,徹底的輸了。
那年中考失敗,夢破了,心也碎了。我決意不去複讀。于是,大哥打電話讓我去他那兒打工,我一直認爲我沒有選擇的余地,不顧家人的反對,我同意了。爹氣急了:“這日子,沒法過,人家是過,咱這也是過,還不如蹦蹦跳跳死了算了。”
那天,我義無反顧的背上遠行的行李,在車站等著。母親一直無語,只是她的臉上挂滿了淚珠子。父親蹲在旁邊,嘴裏不停地抽著煙。就這樣,我們三個人在車站等了很長時間,終于,汽車來了。父親站起來,把我的行李放在車上,無意間我碰到了他那雙樹皮般粗糙的大手,那一瞬間,我的心猛得疼了一下,淚不覺得落在那雙粗糙的大手上。
“萍子啊,別哭,累了咱就回來。”父親一臉的無奈。我沒有再回頭,徑直走進汽車裏,母親一直都在哭,我不願看見爸媽憂傷的臉,所以我執意不回頭。隨著汽車的長鳴,我踏上了打工的裏程,離開了生我養我的那片熱土。汽車已駛出很遠,我扭頭向窗外看去,母親仍奔跑著向我揮手,我伸出手,用力的向母親揮著,而此時的我,已淚如泉湧。
來到這個陌生的市,我的心裏很寂寞。大哥奔波了兩天,終于爲我征取到一個“打工妹”的名額。第一天的工作很順利,我擁有了屬于自己的活動天地。雖然掙脫了父母的視線,可我卻怎麽也高興不起來。後來打工的日子是度日如年,晚上我總是偷偷的在被窩裏哭,想著那些挑燈夜讀的日子,想著與同學們一起學習的情景。想的更多的是媽媽的唠叨和爸爸的批評,那時我好希望爸爸和媽媽就站在我面前,也好想回到從前,可是以前的日子已一去不複返,它不再屬于我,我只好認真從事現在的工作。
日子過得很慢,我對自己當時沖動的選擇有些後悔。終于有一天,我沉浸在黑暗的夢醒了,拿起電話,沒經大哥的同意,播通了那一串熟悉的數字。
“喂、喂……是萍子嗎?”媽媽熟悉的聲音流進我的耳朵裏,那麽動聽,那麽真切。
“媽媽,我想回家……”
“咋了,想通了,萍子啊,不行,咱就回來……。”
于是,我又背上行李伴著汽車的長鳴,踏上了回家的路。
爹和媽東奔西走,奔波了兩三天,爲我借來了讀高價高中的學費。開學的那天,爹騎著他那輛舊式的破自行車回來了:“咱娃的學費終于湊夠了,這下可好了……。”父親的語氣有些激動。爹用他那雙粗糙的大手把借來的錢遞給我,接住錢的一刹那,我,淚如雨下。
“萍子,別哭,到了學校好好學。”父親滿臉的期望。爹把錢遞給我後,用毛巾擦擦臉上的汗,像往常那樣,蹲在院子裏那棵老槐樹下,又抽起了煙。
就在那一刻,我終于明白:魚始終離不開水,鷹始終飛不出藍天的庇護,我始終離不開那個用愛交織成的幸福圈……
我又重新踏上了歸學的路,就在踏進高中大門的那一天,我告訴自己:我已站在這更高一層的起跑點,我相信自己可以掙脫那束縛我全身的繭,我要做生活的智者,讓自己破繭成蝶,舞出更多彩的生活,爲了父親那雙粗糙的大手,也爲了那個貧困的家,我相信我能行。
年輕人就是這樣,愛沖動。可是在你沖動的時候,請不要潇灑作出任何決定。叛逆每個人都曾有,每個人都會想過要證明自己――證明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已長大。血熱少年們總認爲自己的任何選擇都是對的。也因爲一時沖動,犯了不少錯誤,但是朋友們,無論你有多麽沖動,都不要選擇離開自己的家。家是一扇灑滿柔和陽光的窗,家是一張鋪滿羽絨的床。它是一個舊衣箱,永遠包藏著令人懷念的清香,它是一本舊日記,永遠镌刻著無法遺忘的過往。
我懷著一顆年輕躁動的心,決定用自己無數的汗水去裝飾牽動我一生的幸福圈。 

 海與大河不同。河流緩緩流淌,如老聃的“清靜微妙,守玄抱一”;而大海變化萬千,如莊周的“洞達而放逸”。海水的磅礴之勢,海水的傲視天下,海水的甯靜微瀾——面對這樣的海,我聽到的是孟德的“烈士暮年,壯心不已”;我看到的是太白的“孤帆一片日邊來”;我想到的是子壽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海在曆史的進程中閃著文學的光,並且這片光芒不是僅有亮度上的耀眼,更是有色彩上的絢目——因爲海的多變。但當面對這片藍色之時,我們又如何能夠只專注于它的磅礴、它的孤傲、它的甯靜呢?曹操的壯志,李白的才華,張九齡的妙句不是更應得到我們的關注、我們的肯定和我們的繼承?大海成爲古典文學衆多意象中的閃亮一點,它的價值又豈止是它的多變?古人爲我們留下海一般博大精深、奧妙無窮的燦爛文化,作爲擁有悠久曆史與豐富傳統的民族的子子孫孫,我們的目光不該僅留在海水表面。
海的能量不僅蘊藏于中國古典文學,它于全人類的藝術領域都有巨大貢獻。當莫奈懷著對自然的膜拜與對光的獨特認識畫出一片生機盎然的日出之海,當海明威筆下的老人與澎湃海洋做著殊死搏鬥,當貝多芬聆聽內心洶湧的潮聲譜出震撼人心的命運之曲……藝術家面對大海的時候,他們看到的不只是海水還有宇宙萬物,他們聽到的不只是浪聲還有心潮起伏。他們用獨特的心去感悟海,去感悟人類世界,于是他們爲人類留下的藝術珍寶又如何能用海水去度量?無論是印象畫派還是《老人與海》抑或《命運交響曲》,這些誕生于海又比海更爲廣闊更爲豐富的文化,值得全人類去傳承發揚。
文學與藝術在海的滲透中格外鮮活,而我又由此想到了人類更本質的東西——那便是人性。也許雨果那句“比海洋更廣闊的是天空,比天空更廣闊的是人心”已經足以說明問題,但在充斥了現代科技的今日社會,人性似乎重新回到一個需要被討論與審視的高度。曾有人提出所謂“魚的哲學”——能夠隨波轉向便是適者——適者生存。但大海給予我們更堅定更值得欽佩的礁石。礁石任由海水沖刷,我自巍然不動,當潮水逐漸退去,顯露的才是真我本色。每個人的心均是片汪洋大海,做魚還是礁石是處世哲學的選擇,而勿庸置疑的是,礁石比魚更長久。
其實大海給予我們的遠不止文藝哲學,或者說文藝哲學中包含的遠不止大海。但面對海,馬爾克斯的冷峻、富恩特斯的磅礴、魯爾弗的神秘、柯塔薩爾的細膩,都一一浮現,我們可以聽見來自先人們的呼喚,以及內心真正的自我
人們常常把人與自然對立起來,宣稱要征服自然。這實在是太狂妄自大了,因爲在大自然面前,人類永遠只是一個天真幼稚的孩童,而他卻要作自然的主人!他只是大自然機體上普通的一部分,正像一株小草只是她的普通一部分一樣,有什麽資格與自然對立!如果說自然的智慧是大海,那麽,人類的智慧就只是大海中的一個小水滴,雖然這個水滴也映照著大海,但畢竟不是大海。可是,人們竟然不自量力地宣稱要用滴水來代替大海。
看著人類這種膚淺的表現,大自然一定會竊竊私笑——就像母親面對無知的孩子那樣的笑。人類的作品飛上了太空,打開了一個個微觀世界,于是人類就沾沾自喜,以爲揭開了大自然的秘密。可是,在自然看來,人類上下翻飛的這片巨大空間,不過是咫尺之間而已,就如同鲲鵬看待鹪鹩一般,只是蓬蒿之間罷了。即使從人類自身智慧發展史的角度看,人類也沒有理由過分自傲:人類的知識與其祖先相比誠然有了極大的進步,似乎有嘲笑古人的資本;可是,殊不知對于後人而言我們也是古人,一萬年以後的人們也同樣會嘲笑今天的我們,也許在他們看來,我們的科學觀念完全錯了,我們的航天器在他們眼中不過是個非常簡單的兒童玩具。人類的認識史仿佛是糾錯的曆史,一代一代地糾正著前人的錯誤,于是當我們打開科學史的時候,就會發現科學史只是犯錯誤的曆史。那麽,ag電子遊戲們有什麽理由和資格嘲笑古人、在大自然面前賣弄小聰明呢?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