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彩網注冊-童趣.放飛心靈的旅途

來源:八一中文網 售後服務 浏覽量:2019年12月05日 7837

從鮮花上淌過的歲月比紅塵中度過的年華更賦有詩意!
  
  人之所以喜歡回味童年,是因爲童年像鮮花一樣鮮嫩無比、像流水一樣無法挽回、像小鳥一樣天真浪漫、像水晶一樣晶瑩剔透。
  
  童年,滿目新鮮、事事好奇,天底下的一切都給自己帶來了無窮的樂趣。
  
  貪玩,是兒童的天性。8彩網注冊的童年玩遍了家鄉的山水,玩盡了人間的是非,玩出了無數的夢象,玩丟了美好的時光。
  
  在我的心目中,家鄉的山水永遠是美麗的。從我穿開叉褲的那時起,我就迷戀上了那片山水。
  
  家鄉的山上松濤飄香、野果誘人、鳥飛獸走、情趣盎然。我每天踩著晶瑩的露珠,披著輕紗的晨霧走進了山間林中。瞄一眼樹上,只見松針渣渣松果懸挂,倘若在秋天,這滿樹的老葉便有了黃金般的亮麗,于是我想起了女人的金首飾,小小的小氣吧啦的,戴在手指上或挂在脖子上還遮遮掩掩的,如果把松針打成金首飾,你喜歡怎樣穿戴就怎樣穿戴,喜歡戴多少就戴多少,又何必這樣藏藏掖掖的。自那以後,我還真的研究過黃金,聽大人說,把樹葉夾在書本裏就可以變成黃金,我做了無數次實驗,可樹葉還是樹葉,等到我長大了才明白,古人說:“書中自有黃金屋。”原來是這個道理!
  
  山珍野味,那個年代很多,到了春夏之交或初冬時節,松樹底下的草叢裏,像繁星似的生長著各種蘑菇,大的小的密密麻麻,這其中有松樹菇是家鄉人餐桌上最愛吃的美味佳肴。我們每天清晨便漫山遍野的尋找,拿一根竹耙在草叢裏翻著,有時候翻出一窩子松菇,像野雞蛋似的在地上滾著;有時候耙出一窩螞蟻,發瘋似的向四處散去;有時候從草叢裏鑽出一條蛇來,那個時候我們見的蛇太多了,每逢這個時候,就會向夥伴們發出信號:“有繩子”。于是附近的夥伴馬上就會圍過來。家鄉有句俗話,叫“見蛇不打七分罪。”所以我們逢蛇必打從不放過。一般的蛇不會輕易攻擊人的,而眼鏡蛇不同,聽大人說,眼鏡蛇會和人比高,誰輸了誰就得死。于是我們很警惕,每次一有動靜就握著竹耙朝著風聲傳來的地方自上而下狠狠砸去,果然有幾次把蛇打死了,不過我不明白的是,眼鏡蛇爲什麽要和人比高,人比輸了爲什麽會死?後來經過長期的觀察才知道,眼鏡蛇是靠噴射毒液來攻擊對方的,騰空飛起是爲了直攻對方的眼睛,致其要害。雖然有時候大人很會哄小孩,可他們的話中卻也隱藏了一定的科學道理。
  
  山上的野果到處都是,有的挂在樹枝上、藤蔓上,有的長在泥土裏,還有的在樹底下滿地爬著,成片成片的,一邊開著花兒,一邊結出像地雷似的果實。我們砍柴、耙松針、掏鳥窩、逮野兔、采蘑菇,累了就坐在樹蔭下,一群人圍著,各自掏出采來的野果,大家一邊吃果子,一邊玩著遊戲,小孩子貪玩,永遠不知累。
  
  如果說山上是我童年的樂園,那麽水中就是我兒時的遊樂場。還是從穿開叉褲的那時起到我讀小學畢業,在溫暖的季節裏,我幾乎每天都要在水裏泡著。剛涉水的時候,只能牽著水邊的柴草,兩只腳在水裏拼命的打著,後來學會了爬水,像蟲子一樣浮在水面上用四肢在水裏爬著,然後又學會了踩水和在水面上躺著休息,有了這些功夫,就有了水裏的天地,水中的樂趣也是無窮的。
  
  那個年代搞的是集體經濟,農民靠攢工分吃飯,糧食和各種經濟作物都歸集體所有,就連瓜地、魚塘也是生産隊的,農民除了出工,就沒有其它生計。爲了解決家裏的一些零開支,于是大人就把希望寄托在小孩身上,再說,小孩也應該多鍛煉,只有吃得苦中苦、才能方爲人上人,那個年代的思想就是這樣。我們這些小不點在父母的“憶苦思甜”教育下,人人都積極主動爲家庭分憂解難。白天摸螺蛳拔豬草,晚上照泥鳅和青蛙,玩著玩著,我們在水中玩上了瘾,特別是夏日炎炎,躲在水裏的滋味比喝蜂蜜還要甜。于是,我們這些夥伴們在水裏玩出了快樂,玩出了花樣,把水都玩轉了。有一次,我們在水渠裏摸螺蛳,看到岸邊是生産隊的瓜地,一個個香瓜在陽光下閃著金光,一陣陣甜香在水渠邊缭繞,那種誘惑,在那個買糖都要憑指標的年代,我們實在頂不住了。童年無知,有人出了個主意,于是我們全部光著身子,全身抹上滑泥,然後跑到瓜地裏去摘瓜吃。看瓜的社員一看不妙,馬上跑過來見一個抓一個,結果一個也沒抓著,都像泥鳅一樣溜走了,我們還自以爲聰明,沒想到消息早就傳到了父母的耳朵裏。剛進家門,父親的棍子就打過來了,還好被母親及時拖開才減輕了皮肉之苦,不過,事後又被母親教訓了一頓。還有一次,我們在生産隊的魚塘裏摸螺蛳,看著守魚人在岸上盯著,于是一夥人裝著戲水,把魚塘裏的水攪得渾濁,守魚人還眯著眼睛看熱鬧,等他一走,我們便潛入水中張開雙手一路摸去,哇!鯉魚、鲫魚把頭鑽在泥巴裏,尾巴敲得高高的,草魚全部躲在岸邊的水草裏,一掐一條。那天,我們滿載而歸、輕松而歸,沒想到第二天還是挨了父母的懲罰。我們的童年時代不知犯過多少錯,不知惹過多少是非,可惹事的是8彩網注冊們,受氣的是父母,如今想來還真的過意不去。不知如今的小孩是怎樣想?怎樣做?
  
  童年是美好的,童趣是美妙的,即使不完美的童年也有自己留下的美好的趣味,何況童年是最富有想象和夢想的。人生就是在這種想象和夢想中走過來的,有的夢想實現了,有的夢想還要等待時間和科學的驗證。但不管怎樣,童年是人生的起點,童趣是放飛心靈的旅途,正因爲如此,人總是喜歡懷念過去,更喜歡留念童年! 



顔色與聲音,平緩與高潮,都是感覺。燥可以趨靜,壞可以變好,涓涓細流可以彙成江河,每一滴浪花可以成就大海。

幸福的感覺,在安甯呻吟的深處潮湧。穩重的、癫狂的,等等性格不同、朝向不同的海浪一同湧來,喜劇性的誤會發生了,悲劇性的沖突也會隨之而來。

顔色

浪花當然是有顔色的。它的顔色和著陽光、晚霞,和著春風秋月富于變化。當它聳立在海面上像煙花一樣綻放時,每一顆晶瑩的水滴都在紫外線的慧眼中彰顯粉的天真,橙的活潑,黃的明亮,藍的沉靜,紫的深遠,綠的清新,絕妙而深邃。一切的深淺濃淡,一切的喜憂悲歡,一切的耿耿糾結都在如此曼妙中漸漸明晰。

夕陽西下,看晚霞映紅大海時的壯觀;黃昏日落,看漁人駕船在漁火中忙碌;月色漫天,聽濤聲依舊的漁歌唱晚。每一朵浪花都在沉醉。陽光下,每一朵浪花都挂滿幻想與神奇的笑懿,和岸邊飛舞的楓葉、桂花的秋色秋香打著招呼。向大海的四季變化、黑白變化、雨雪變化致以深深的敬意!

聲音

每一朵浪花都是有生命的精靈,

每一朵浪花都是最美麗的歌童。

他們會銀鈴般的歌唱。當然也會詩人般的吟詠。

每一朵浪花都是大海的音符

每一朵浪花都是大海的衛士,

每個音符都會走向歡樂的樂章,每一名衛士當然也會發出雄獅般的吼聲。

更多是時候,浪花的聲音是甯靜的。甯靜時你可聽繁星落海的聲音,聽礁石喘息的聲音,聽暖風撫摸椰樹的聲音,聽雪花紛飛的聲音。甚至,你只能聽自己心跳的聲音。因爲浪花在夢中酣睡,就如花兒靜靜地開放,誰都不忍心打擾。

浪花千層處,乳汁般的氣息撲面而來,濕潤的,清涼的,略帶一點腥鹹,裹著童貞之心與潔白之夢糾纏你跳上雲端,沒有怨聲載道,不需收起桅杆,疊起希望,窩在岸邊,敞開胸懷,釋放情感,蕩漾快樂。

但是,吼聲來了,咆哮、澎湃、欣喜,撲天蓋地的來了,吼聲受到了一個巨大生命力的牽引,多麽霸道,多麽匪氣,讓人恐慌,讓人窒息。只是咆哮著,呼嘯著,將自己,摔向岸,摔向海灘。一會兒進入低谷盛開疼痛,一會兒騰空而起盛開悲壯。那些張揚,那些雄壯,時時在下一次的浪尖理以優雅的泊姿裏吼……

高潮

對曆史來說高潮不是奢侈,對于人生來說,尋找也是一種本能,對于大海來說海浪是在青青藍藍的海面上印下長長熱熱卿卿密密的吻,在柔柔軟軟的浪尖上劃過癡癡戀戀輕輕盈盈的愛。

從大海哇哇墜地的那一天起,上帝就把它的高潮帶到這個世界上來,他就像哲人愚人略帶嘲諷與幽默的表情,讓每個醒著的人們,無法回避它的紛擾。

海浪的高潮不在徘徊中徘徊,因爲時間不可往複。海浪的高潮也不在羞澀中羞澀。因爲曆史無法往複,海水秋香夜,處處都是藍,晚紅謝過時,鎖眉人黃昏,盈盈回眸間,相約會與春,但宜長相看,高浪最有情。海浪的每一次高潮,于曆史都是一個空前的壯景,于時光都是一段空前的輝煌。于時光和曆史都是一次驚人的重複。

每一朵浪花深深誘惑妩媚著漲潮的詩意,哪怕接受千萬次的洗禮也要隨波天涯,那些被掩藏的秘密瞬間又是一種壯麗的高潮。

潮漲,看著你思念的那樣剌痛,明知不是你的失落,爲何甘願守候,任矜持與沉默在聆聽中欣賞孤獨的呻吟,必竟是永不後悔的選擇。先保持一份幽默的幼稚,用來諷刺那些浪漫輕率而泛濫的情感。于春暮晚秋寒冬盛夏裏張揚開潛在的、個性鮮明的感恩每一個黃昏傍晚深夜清晨,于你的聲浪中,不斷地尋找笑聲……

平靜

浪花很細,很矮,很嬌嫩,也很短暫,它們只是在海岸中輕舞三兩分鍾,便悄悄謝幕,讓大海悠閑地搖動著身軀,輕柔地撫摸著礁石,深情地吻著沙灘,整個身心像一顆落到地上的無花果慢慢變軟、成泥,回歸到平靜中去。

海浪的平靜是溫柔的。那是沒有風的平靜,那是夜裏溫柔安靜得一片青草原,那些細碎的精致的動蕩也如沒有牙齒的小魚輕齧著一種軟綿綿的快感。睡蓮花樣舒展開鳥翼似的月光流轉。那種平靜是陶醉在回味裏的幸福。抛開紛繁,掠去浮躁,悠然徜徉在山光水色間,跳出風景之外,眯著眼睛感覺高潮在每一寸肌膚鋪開,數不清的故事,滑翔在心尖上閃個眼,也會樂此不疲地追求高潮色彩絢麗的圓滿。

狂躁

生存,陷入一個個危險的謎團,它狂躁。

海浪的狂躁,就像是大海的心髒加快了跳動,海水加快律動,海面潮湧沮喪。先是風聲哭咽,鷗鳥嘶鳴。繼而甯靜頓失皆無,安詳一反常態。天空陰暗的顔色、海水上抑郁的空氣也來攪擾;雲霧的徘徊,海風的煩惱也來添亂,仿佛他們不是遊走的浮萍,而是駐足的常客,就駕的援兵,來助長大海的狂躁。

海浪,最終憑借著野獸般的直覺和超強的身手,仰面向天,野狼般的狂嘯,雄獅般的怒吼,化險爲夷複歸大海。

深邃

或許它在釋放一種光澤的美,追逐每一排海浪從繡絨蓓蕾初吐到荊棘叢生的頂峰之巅。它是一柱慢慢轉動的探照燈,把所有自己的、行者的姿勢盡收眼底,包括膽怯的張望與泰然的放蕩,晶瑩的光束永遠都是面無表情的掃射,掃射。或許它在用仁厚與慈愛的眼光看海風畫下的一次次改寫大海心情的美麗。心中像沒有一片雲彩的天空,寬了、靜了,悠悠的,一種無言的寬容和永不倦怠的微笑保持著自身靜谧、淑賢的模樣。在經意不經意之間,在有意和無意之時,不用禱告和祈求,內心裏分秒都飛揚跋扈著生命的開始、蓬勃與結束。此時,思想濁浪排空、力量排山倒海。

結束

浪花陶醉在詩意中,坦坦然然,潇潇灑灑,追逐彼岸、追逐壯美,不息的奔湧,變成了藝術家,夢幻的眼睛把大海的一颦一笑朦胧得意味無窮。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