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4遊戲廳-陪你,看盡人間風情

來源:什麽值得買的值客原創頻道 我們的承諾 浏覽量:2019年12月05日 1716

3234遊戲廳從江南水鄉,一路向北到你的江北冰城。我從烈日炎炎到時晴時陰,又到烏雲密布的水線一天,再到微雨初晴,像是走過了四季,由微汗到微涼,再到裹緊的衣衫,蓦然感覺穿越了曆史的天空。人生需要多大的勇氣?才可以由天涯走到海角,只爲與你來相遇,只爲寫下一種圓滿,不留此生遺憾。聽說過一顧傾心,再顧傾城,而你只是我的一見如故,再見也如故。

黛色的青山直入藍藍的天,原來它們相連,有白色的雲,繞過青山的腰彎,難不成它們也可相戀?近處紅瓦綠樹,朦胧裏還有幾縷炊煙,參差不齊的農陌,植被著希望的放歌,原來,這才是生活真正的原鄉。這一路有我不曾領略的風景,更有我不曾曆經的風雨,一如我不知道前面的未知,還有那個你。

我們家鄉有個風俗:起身的餃子,落身的面。家的炕頭是最好的港灣。

他們家鄉有個風俗:接進五星的賓館,迎進高檔的飯店。家只是坐下看一看。

我說:千裏之行,皇家賓館,土家飯店有錢哪裏都可轉一轉,何須一舉此地千回百轉?

你說:千裏之行,只想最好的相迎。摒棄所有,給你心無間隙的相逢。

于是:麥田故事迎來有心的萍水相逢,一碗家鄉的面,風俗裏溫煮來去平安。

于是:麥田故事見證了無悔的萍水相逢,一碗風俗的面接風千裏之行,風俗裏是親人般得暖。

你說草黃了,又一年秋。看你的眼神,涼意鋪滿了一徑,伴著秋的風。我說草木一秋,人生一世,去遵循一種來去,沉澱下來的便是美麗,它會棲居在心裏。

你指了指那邊,說是三葉草。我順眼看去,第一次親眼目睹三葉草,原來是三片橢圓的葉子。你跟我講了三葉草的花語是幸福,一葉草代表希望;二葉草代表付出;三葉草代表愛。看著這些幸福,在初秋裏更加得蔥茏,我想它們是無謂季節的,只是盡情的釋放生命的美麗,不去與時間糾結來去的匆忙。那麽我能夠給你什麽呢?我把手遞給她,讓她握住,我說:“如果三葉草代表幸福,那麽我便是三葉草的使者。“她用力得握了握我的手,拉著向前走去,不語。

畢竟是秋天了,雨後的湖面,透徹的涼,一頁破舊的木船,泊舟在無人問津的一角,落落裏更兼歲月的風雨,更兼聚首離意,你的眼神,茫然無依。

你走進花叢,呢喃著花語,又無所適從的愛惜,欲想伸手折一枝,又旁觀的一眼,回袖裏被散落的歎息,是被我偷窺了的心事。

歲月的一程,你于商海的浮沉,走過了青蔥歲月,艱苦裏的並肩,金海岸的離散,究竟是物換星移的時間淘洗?還是時過境遷的誓言有多真,你就離我有多遠?我不想去理清是非的脈絡,我只想陪一刻的安甯,讓時間在清秋裏停滯那麽一會。看一看天,說一說雲,還有那個你的發絲,亂在了臉頰。

總喜歡不語也深情的意境。一個背影裏,我不知道是幸福還是憂傷。安靜裏,承載的逝水流年,可有往日的笑顔?還是今朝冷冷的清秋裏,淡漠了的雲煙。我想,心,都是渴望溫暖的。竹椅的左右也該有個人在身旁,清清寂寂,誰把流年同數?誰的肩膀可以依附?冷冷又清清,應了秋的腳步,和了風的心聲。

采一朵秋的花,邀來半夏的月,陪你一幀遲來的景致。把小小的花朵,戴在你的華發,這算不算風花雪月?我用沉默勾兌你眼中的感動。把手給我,把時間給我,慢慢的陪,慢慢的走,不遺漏所有的章節。你說有我,世界都可以沉默。我是你的山河,你是我的日夜不停歇。

人生,沒有完美,就像我知道聚和散是相輔相成的。人生,更沒有永遠,就像你知道幸福沒有長短,這一天便銘記一輩子。你的世界,我來過。我用一天的時間,陪你走完所有幸福的章節,看盡人間風情。我說,幸福沒有大小,就像爬樓梯的時候,我輕輕提起你的裙擺,你視而不見,心底卻花開似海。

信佛有佛在,不信也自在。我一向桀骜不馴,今天我願爲你點燃十八注香,虔拜三叩,我不求緣,我只求健康平安。用我屈膝的虔誠,換一程陽光下的笑顔。

打來的洗腳水,沒有故事裏的花瓣雨,只有清清附輕輕。結著痂的傷痕,清晰羅列。歲月的風雨,摧殘了時光斑駁,一程暖涼,悲喜何以訴說?酸痛蔓延心底的角落,眼中是被遮掩起的一個環節。一個屋檐下,是兩個並列的沉默。我們不打擾夜色,任其流轉,完成一個晨鍾暮鼓,我們不是擦肩,彼此的世界,我們來過。

時光不待我。原來有多麽大的歡喜,就有多麽大的落寞。南來北去,多少的客?站台演繹了無數的悲喜,列車的聲音徑自而去,似乎是麻木了人間的情感劇,結局無不外乎的悲喜。

天空又下起了雨,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在站台的哭泣。輾轉又輾轉,人生似夢。一朝眼前,一朝又天涯。我用一天陪你看盡了人間風情,你用一天寫意了完美。世事難全,而我只遵循一種心的聲音,它說幸福,我便可笑著說完美。彼此的世界,3234遊戲廳們來過,這一幀風景叫做——無悔。你聽……秋在唱,風在和!

園子裏的芋頭葉,展開博大的胸懷,迎接著一點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兒,心形的葉片一會兒向左翻卷,一會兒向右翻卷,遊動的水珠,一不小心,順勢滑落,浸濕著周圍的泥土。隨之葉片猛地撲向一邊,又猛地向下彎腰,沒了方向,不能自己。丫形的莖不停地晃動,像喝深了的醉漢。沒等反映過來,頭頂上的那把綠傘,被突如奇來的物體穿通,第一個圓孔開始在葉片上顯現出來,接著是第二個、第三個……沒一會兒功夫,園子裏散落著綠色的篩子。嘩地一聲,綠色的篩子又開始變形,即刻篩形消失了,只剩下脈管般的形狀。又嘩地一聲,形狀不見了,只剩下光禿禿的莖,利劍般顫抖著指向遙遠的天空。

剛抽出八九張葉子的玉米苗,微顫著身子,左閃右躲,但最終還是躲讓不及,大片的葉子開始被擊碎,隨之是小片的葉子。一葉葉,一片片,被無形的魔爪撕得粉碎,最後連莖都被砸進小坑裏,地上一片狼藉。

園邊的芭蕉葉,被無情撕成綠色的碎片,懸挂在曲狀的葉莖上,隨風搖曳。一串串,一絲絲,一層層,繞著粗壯的芭蕉杆排列,宛如農婦晾曬的綠色蠶絲。飄逸的碎絲扭曲在一起,最後還懸挂不住,隨即癱軟地撲撒下來,亂如麻團,撒滿一地。

桃樹無規則地搖晃著,桃葉千萬次變幻著模樣,葉背翻過來,是一片墨綠,又扭轉過去,是深綠得發亮。茂密的葉片,一會兒籠在一起,一會兒又分散開來,清清楚楚看見裏邊毛茸茸的綠色果粒。隨後,那稚嫩的果粒經不起鞭策便全然蒂落了。一顆接著一顆啪地摔打下來,散落在泥土上,砸出一個個小窟窿,響著落地的顫聲。

扒在桃樹上的南瓜蔓,再也攀附不住了,才松了一下蜷曲的手腳,一下子死蛇般嘩嘩啦啦脫落下來,軟成一堆。隨後,葉片被砸得粉碎,藤蔓斷裂成無數節,摧毀了傲慢的蛇相。

那片白菜全然倒伏了,嫩綠的菜葉一片疊著一片,層層碎伏在地面上,仿佛被人爲搗碎了的草毯,隨即隆起一座座綠色的小山堡,布滿半個園子。

房後的竹棚向一邊倒去,一棵棵竹子彎著腰伏向地面,忽的又挺直腰杆騰了上來,搖擺不能固定。猛地又撲向另一邊,再也扯斷不得,忽彎忽直,忽聚忽散,已經完全沒有了方向。然後一切都在搖擺,擁擠的竹身碰撞在一起,發出吱吱的響聲,竹節似乎被拉長了許多。竹葉沖起一個偌大的蘑菇長在了空中,嘩地一聲,亂了滿天黑點,全然又散落開來,宛如離弦之箭,斜插在泥地裏,尾部不停地顫動,隨後被淹沒在無數晶瑩剔透的顆粒之下。

數十只紫燕集中在屋檐下的電線上,一只挨著一只,不再飛翔,也不鳴叫,黑乎乎的一線排開,電線愈來愈沉,下墜成彎彎的弧形。幾只落隊的燕子鳴叫著想飛進來,卻飛不進來,向右一飄,向左一斜,翅膀猛地一顫,羽毛翻成一團亂花,旋了一個轉兒,倏忽在空中停止了,瞬間石子般掉在地上,連聲響兒也沒有。

一條幾個月大的小水牛脫離了母牛,迷失了方向,從圈裏跑出來,在院子中央,搖搖晃晃地用四蹄撐著,忽地撞在園邊的柵欄上,柵欄往外一扭,如扇子般向園內扇去,小牛直撐著四蹄滑行,末了還是跌倒在一個糞堆旁,四蹄朝天。無奈之下,用力打了幾個滾,方才站立起來,身上加重了黑褐的顔色。一個年近半百的老頭沖出門去趕牛,小牛慌亂地往房屋的轉角處一溜,不見了蹤影。老頭卻陷入囫囵之中,欲返不能,在院壩裏旋轉,一時找不著北,離台階只有兩步遠,但長時間走不上去。最後近乎匍匐了上來,過門坎時,似乎是在爬著越了進去,那個門坎兒是那麽的難攀。

北邊的老石棉瓦房,木架吱吱作響,牆身仿佛在顫動。屋頂上噼裏啪啦的響聲驟起,趴在橫梁上的壁虎謊亂地往牆縫裏鑽,沉積多年的汙垢紛紛脫落。響聲從屋頂上往下沉,最後在屋內的地板上、瓢盆間響起,石棉瓦上即刻布滿無數顆星星,放射著微弱的光芒。

不規整的路面上,無數張落葉在飛舞,一會兒貼在東牆上,一會兒沾在柵欄邊,突然沖出牆頭,越過柵欄,立即不見了。一只精濕的土狗拼命地跑來,一躍身,竟然穩穩當當地落在門前的磨槽裏,它也吃驚了。一片石棉瓦從屋檐上滑落下來,樹葉般斜著飄,卻突然就垂直落下,碎成一堆。

大地上撒滿栗子或雞蛋大小的水晶顆粒,泥土開始變色,由土黃漫漫變白,晶瑩剔透的顆粒無規則地跳躍著、堆積著,宛如天庭的廚婦一不小心將湯圓撒落人間。土層漸漸厚重起來,碎伏在地面上的葉片不見了蹤影,原野一片蒼茫。

不懂事的孩子們趴在門逢邊,驚喜地往外觀望,手舞足蹈地叫著,吼著,興奮著……似乎在感謝老天爺給予的恩賜。末了,急不可待地往外沖去,此時,外面的世界成了他們嬉戲的樂園!

園子裏,小河邊,田野上,墨綠的景象即刻消失得無影無蹤,眼前滿目瘡痍,一片狼藉。小河裏看不見那些快樂的遊魚,規整、圓滑的鵝卵石被淤泥包裹著,小河失去了原有的靈氣。柔軟的柳條上布滿了衆多醜陋的疤痕,一座甯靜安詳的小村莊無情地被撕裂開來,沒有一點生機。恍惚中小河在抽泣,樹木在哭泣,農作物在啜泣,它們仿佛在向憨厚的農人們傾訴著什麽?

火塘邊,佝偻的老人在使勁捶著腰腿,幾聲幹咳之後,不情願地用那雙炯炯有神的目光往屋外掃去,即刻又將視線收了回來,隨後癱軟在坐凳上,漫漫低下了布滿銀絲的頭顱,眼角隨即滑落一串晶瑩的液體……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