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至尊廳網站|中秋民樂會

來源:新浪博客 聯系我們 浏覽量:2019年12月05日 7410

昨天剛下鄉回到辦公室,小杜妹妹就轉給OG至尊廳網站一張王光輝老師送來的請柬。打開一看,原來是音樂協會和民樂學會准備舉辦一場“邀明月•賞中秋•迎國慶”民樂賞析會,這可是個好消息,正好是周末,一定抽空去。
  
  對于傳統文化,我是情有獨鍾的,古詩詞、漢服、書畫、樂器,雖然還是門外漢,但特別喜歡。關鍵是,穿什麽衣服去呢?打開衣櫃挑一挑。這件紗紗裙不行,外面在下雨,怕感冒。那件顔色太深,與中秋節的氛圍不搭調。對了,不是有一件旗袍嗎,找找看,淺紫色的,好多年都沒穿過,差點把它忘了。那還是二十年前結婚時,在東門王裁縫的鋪子上做的,外面配一條薄一點的咖啡色披肩,就這麽定了。
  
  晚上七點,提前一個小時,我推開了文化藝術交流中心二樓的大門,裏面好熱鬧。有的在合樂,有的在練嗓,有的在化妝,茶幾上擺放著月餅、水果,全是土瓦盤子裝的。咦,一陣清香撲鼻,尋香而去,大束桂花在角落開放,聽說是小兄弟羅宇一大早去鄉下摘的,把晚會現場布置得跟家一樣的溫馨。晚會正式開始了,音協的常務副主席劉波和副秘書長唐芳親自擔任主持人,前者曾參加過青年歌手大賽得過大獎,後者畢業于中國音樂學院,都是縣內很有影響力的年輕音樂人。
  
  明天就是中華民族的傳統佳節中秋,我就朗誦蘇轼的《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吧,它可是我的最愛。這首詞是蘇轼當年仕途有些失意兼思念兄弟蘇轍而作,最切合中秋節的主題。“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婵娟。”好感動,民樂隊的十多位老師爲我伴奏,有二胡、笛子、箫、阮、古筝、三弦琴,還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樂器。他們中,最年長的76歲,最小的14歲,都因酷愛民樂聚集在同一個團隊,持之以恒,義務輔導和參加了不少的演出,每年還要開展多場文藝志願服務活動。民樂隊正中間彈揚琴的那位姑娘,很乖巧,好面熟。對了,上個月我去重慶,在雙馬車站不就是她給我檢的票嗎,因爲那天我去得很晚,車快發了,是她提醒我上車時間的。
  
  一陣熱烈的掌聲之後,大家叫我還出一個節目,表演什麽好呢?想想看。在大自然的衆多景物中,還是月亮最具浪漫色彩和美好憧憬,所以我尤其喜歡月亮。盛情難卻,那就再朗誦一首昨天剛寫的詩,也和它有關——《海明湖的月亮》。沈老親自用葫蘆絲爲我伴奏,在悠揚的樂曲聲中,我開始了深情的朗誦:“一個人在海明湖畔欣賞月亮,擡頭亮,低頭亮,心裏也亮。眼中惦記著一個方向,不知道那個方向是否也在看這個方向?湖面的篷船上,有人也在仰望著月亮,難道此刻有人也是這樣?月亮,月亮,你遠在何方?秋風把桂花和柳葉撲向臉上,紅瓦房的閣樓剪影在水面延長。天上的月亮,湖裏的月亮,分明是兩雙眼睛碰出的一抹抹霞光。”什麽,再來一首,成心不讓我下台?自娛自樂,群衆文化活動?好吧,那就朗誦前不久寫的詩《月滿東湖》吧。沈老用電吹管爲我伴奏,選配的曲子是《月之故鄉》琵琶調。一段優美的旋律,把我從海明湖帶到了東湖,我繼續陶醉在自己的詩歌裏:“粗心的月亮,不小心掉進了湖裏,打撈千年,網裏還是只有魚。醉落的玉盤,在東湖的水面上鋪天蓋地,閃爍的藍光像飛碟,撲朔迷離。今夜的月兒,圓得有些出奇,分明是詩中的眼睛,悄悄長出了雙翼。月是快樂的,湖就是幸福的,月在湖裏小憩,湖在月下獨享著甜蜜。月與湖,遙距光年,卻又時常緊緊相連,只要不下雨每天至少見上一面。石拱橋讀懂了前世的愛戀,心甘情願爲它們牽線,瘦長的索道也爬上了空間,幫忙傳遞著彼此的永恒的挂念。”說實話,我的情感經曆格外簡單,老公就是初戀,而寫愛情詩也是四十多歲才排頭,目的一個,希望更年期晚點到來。由于以前的工作和生活節奏真的很快,還沒怎麽年輕就開始老了,頭發白了,皺紋多了,眼睛花了,腳步慢了,不服老不行了。
  
  算了,不說這些,還是繼續欣賞民樂。該專家們上場了,先雲先生表演的《音樂書法》,古琴伴奏下的揮毫潑墨,“弄琴讀月”,真是出神入化。劉波先生深情並茂演唱了《好久不見》,夢紅雨揚琴獨奏《天山詩畫》,沈老葫蘆絲獨奏《瑤族舞曲》,和平兄獨唱《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莉華姐演唱《十五的月亮》,華麗妹妹《明月千裏寄相思》,柱哥的一曲《父親》,此起彼伏,將晚會推向了高潮。民樂學會集體合奏的《春江花月夜》、《梁祝》、《洗衣歌》、《采茶舞曲》,令人沉醉。特別感動的是,老藝術家王希異先生,也冒雨莅臨現場,給了大家很多的鼓勵,還對不同樂器的把位、細節磨合等,提出了指導性建議。
  
  時間不早了,曲終人散,中秋民樂賞析意猶未盡。一輪滿月,一生圓月,由衷祝福家國團圓,萬事皆圓。

時光,若水穿塵輕輕流走。不經意間,已在蒙山停留數次,每一次停駐,每一次的離開,都讓我銘記于心。

因爲姐姐的緣故,從此與蒙山結下了深深的情緣。如果你越是深入了解,你就會越是喜歡這座小小的縣城。蒙山縣位于廣西壯族自治區東部,東鄰昭平,西連金秀,南毗平南,北接荔浦。古爲百越之地,明清時稱永安州,民國初年才改爲蒙山縣。蒙山內山川秀麗,形勢險要。《方輿紀要》記述,今梧州蒙山縣“屏蔽昭梧,控扼蠻夷,間浔漓江之中,爲形勝要地”。只要你近距離與她接觸,你就會深深地喜歡上這一方土地。

相對于燈紅酒綠,快節奏的繁華都市,蒙山顯然是格格不入的。蒙山就像是一位溫柔恬靜的女子,每天在溫熱的陽光中睜開惺忪的雙眼,以女性的柔美和耐心對待生于此長于此的蒙山人和停留的過客。入夜,飽飯後的人們三五成群沿著湄公河畔的小徑散步,徘徊。不知是霓虹燈還是月光的映襯,水面上,小徑上倒影出嫩柳婀娜的身姿,在晚風的吹拂下,影隨風動,心隨影動。如果你走到一處相對較寬的地方,看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阿姨、大媽們跟著音樂的旋律舞動腰姿,你會不知不覺被她們身上散發著的激情與快樂吸引。有時還能看見小孩們蹦跳亂跑,他們的身上似乎有著永遠都跑不完的能量。那時我最喜歡坐在旁邊的石凳上,看著那些小孩子的眼睛,他們的眼睛還沒有經過塵世絲毫的浸染,黑白分明的眼睛裏閃爍著天真和快樂。他們睜著好奇的眼睛看著世間的一切事物,仿佛一切都是美好又神秘的。看到他們悠然自在的生活,羨慕之情溢滿心田。在我的眼中蒙山人是很懂生活,她們就像造詣極高的藝術家,欣賞著蒙山靈魂深處的美麗和魅力。蒙山的人們找到身心棲息的地方,讓我歆羨不已。

接到大姐的電話,她問我,蒙山的花又開了,要不要回來看看。每次花開的季節,我都錯過。無論是油菜花開還是荷花盛開,我能看的只是姐姐發的照片,而這次我不想再錯過向日葵和格桑花的花期,所以趁著假期,我回去了。那天和奶奶、姐姐、哥哥、妹妹等十幾個親人相約而行。陽光甚大,讓我不敢直視,但向日葵對著太陽卻是盛開得嬌豔無比。高過葉子的格桑花散發出的清香招引了幾只不知從何處而來的蝴蝶,我只是遠遠觀望,不敢走近,生怕自己輕微的舉動驚嚇了美麗的小精靈。看花的人很多,我知道他們與我一樣也是慕名而來的。對在花海裏相遇的人我總是露出真摯而自然的笑容,盡管我們只是匆匆而過,甚至在下一秒就會忘記彼此的面容,彼此的氣息。但還是想銘記這眼神相視,會心一笑的溫軟時光。由于前一天晚上下了一場大雨,花園裏有窪的地方積了水,泥路有些滑,我跟在親人的身後盡情享受花兒帶來的愉悅。我們走在沒有長草的田埂,泥濘上留下了腳印,大小不一,或深或淺。但這條泥路我們卻走得格外開心,直到侄女在哥哥的懷裏睡著我們才戀戀不舍告別這美麗的花園。

天山峽谷,一個充滿江湖俠義的名字,光是名字就讓人浮想連篇,一睹爲快。如果看到陳忠實的《八部天書》,那麽對這個名字便不會陌生,《八部天書》講述了傳說太平天國將領石達開奉命將太平軍收集的大批金銀財寶藏在古永安城風景絕佳的天書峽谷內“八部天書”附近,他們在天書峽谷寶藏爭奪戰和解放戰爭中展開了一場場你死我活的鬥爭。小說以此地爲景在書中盡情描繪,演繹了一代愛恨情仇。天書峽谷位于蒙山縣城東5公裏,因谷口那巨大的“天”字和谷內清潭上的“天書奇石”而得名。峽谷蜿蜒于倮倮峰、觀音山、古朗寨、旗號嶺等群山之中,全長10多公裏,葫蘆江和三叉江的兩道清溪繞谷流淌。旖旎的風光聞名于桂東,神秘的故事豐富精彩。相傳在明朝初年,這座山上有條成了精的巨蟒,經常四處出沒糟蹋這裏的莊稼和生靈。民怨沸騰,人們紛紛焚香禱告上蒼。玉皇大帝得知這一情況後立即派霹雳神──雷公下凡除害。雷公奉旨下凡來到山前,與巨蟒鬥法,最後,雷公用轟天巨雷將巨蟒劈死,而整座山也被對半劈開,那巨大的“天”字便自然形成于山腰石罅之間,更神奇的是,從此這“天”字崖下便形成了一處泉眼,千百年來泉眼從未幹涸,相傳泉水能夠驅瘟疫、除百病,後世還有人用此泉制成了神奇的“天酒”。這處泉眼就是玉夢清潭。

傍晚時分我和姐姐、姐夫輕裝出發。越往山裏空氣越是清新怡人,用力呼吸,滿滿都是山中特有的味道。還沒走到山谷,我已經感覺到了微微的涼意,我想夏天時節這裏絕對是個避暑的好地方。涼風習習,水清石淨,一切都沁人心脾。秋天,山谷的水變少了,河道邊已露出大大小小的山石,形狀不一地錯落在河道裏,無論是遠望還是近看都甚是壯觀。走過小道便到了谷口,谷口處像是巨大的“天”字,谷內清潭有疊書般的石,那便是“天書奇石”。蜿蜒而長的谷內風光惹人愛,山高、水清、石奇、谷幽,仿佛一切早已切合。玉夢清潭呈S行,水溢出而發出的潺潺流水聲在山谷裏回蕩,潭水不知從何處來,穿過彎彎曲曲的谷道在此處彙成清潭。水清澈見底,石頭光滑幹淨,踏入水中,水的清涼直湧心底,撩動心弦。身置潭中如入夢境,所以人們也把峽谷叫做玉夢沖。這是一條隱藏在山中的河流,還沒有受到外界的汙染,自由自在地在山谷裏唱著不完的快樂和安靜。我多想陪著它一起輕吟淺唱,多想告訴它我對它的喜愛。多想告訴它關于我的點滴故事。如果可以,我願化作一塊石頭,守著這汪潭水,在老去的時光裏,陪著她一起靜看日落煙霞。

我們繼續沿著山路往更深處走,這時太陽已羞答答地躲起了半邊臉。月亮也高挂天空,只是夜還沒有降臨,月亮灑下的清輝被黃昏吸收了。只能看清月亮的輪廓卻看不到月光。山谷裏不知名的鳥或昆蟲早已按捺不住興奮開始了它們個人或集體的演奏會,無需觀衆,無需舞台,自然之聲一曲高于一曲,飄散在纖塵不染的峽谷之中。夜也慢慢降臨了,姐姐說該回去了,下去再前往是更深的峽谷。我心中雖有不舍,但還是跟著姐姐回去。我擡起頭,用盡力氣呼吸,想要銘記夜空下山的味道,水的味道。

有時候,我們總會想要走遍千山萬水,只爲尋找一處可以安撫自己靈魂的地方。但當我們把目光放在了遙遠的地方的同時,也會遺落了我們身邊存在的美麗。其實只要我們用心去感悟,OG至尊廳網站們就會發現,那些能溫暖人心的就在眼前。

2001